万达2016服务业收入占比55%首超地产

2017年1月14日万达集团年会上,王健林对外宣布万达转型基本成功。他明确提出,不仅万达集团不是地产企业,万达商业也不再是地产企业了。虽然新兴产业虽然增速高企,但是核心利润来源还是地产。此外,近期时间内,王健林一度非常看重的万达金融集团和网络科技集团就有三名管理层人员离职。所以,万达转型新业务还面临重重挑战。

尽管万达集团2016年服务业收入占比55%,历史上首次超过地产,但新业务高层频繁动荡等似乎都预示着转型的艰难。

独立运营的商管集团

近日,万达商管集团从万达商业独立分拆出来。据悉,万达商管集团总部编制462人,领导职数1正2副。其中,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齐界兼任万达商管集团总裁;王志彬为万达商管副总裁,协助总裁负责商管工作,主管前期工作;梁飞建为万达商管副总裁,分管运营工作。

齐界自2000年4月加入大连万达集团,曾担任本公司执行总裁及副总裁及南方项目管理中心总经理、总裁助理及成本控制部总经理等多个职务。王志彬也加入万达10年,两位均是万达商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共同经历了大连万达创业、万达商业上市、万达转型等阶段。

梁飞建,历任万达商管武汉、石家庄区域、福州区域、厦门区域总经理,2013年7月已离职。此后,又于2016年下旬回归万达集团,任商管公司首席运营官一职。

核心班底的任命,可见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对万达商管集团的重视。

据业内人士分析,万达成立商管集团,主要还是与“轻资产项目”有关。万达未来的轻资产项目将越来越多,商管公司就需要进一步扩大规模。

近两年万达推出了“轻资产”模式,2016年已成功开出20多个轻资产项目,据此前万达的规划,2017年以后,万达将保持每年至少开业50个万达广场的速度,其中40个以上是轻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商业地产研究院、资产管理部划转至商管集团,代管万达百货、儿童娱乐公司。万达百货重启信号启动。

此前,万达百货为了止损,曾在2015年一年关闭旗下56家百货门店震惊业界,被视为百货急速衰退的信号。如今万达重启百货,所谓何意?

“万达关掉的都是经营惨淡、业绩不理想、长期亏损的门店,留下来的万达百货却成了业绩的保障。”大中华购物中心联盟主席助理柏文喜说。

自2016年10月以来,万达百货的销售业绩实现了同比增长,总销售额超过150亿元,与银泰百货不相上下。

此外,2016年“双十一”期间,全国40家万达百货销售净额增长36%,百货店日均客流增长15%。“双十一”当日,全国销售净额增长达107%,客流增长48%,实现了全国门店业绩爆发。

“一方面是万达百货新加盟的来自银泰、茂业系的人才,另一方面百货业目前面临电商以及其他业态的强力进击和竞争,专业化和小型化、购物中心化是不可扭转的趋势,但是百货业并没有到全线溃退的地步。目前只是在一线城市百货业的传统优势已不存在,需要从专业化和改变经营模式方面配合行业变化才能继续生存和发展,但沉淀在二三线城市还有一定周期的生命力。”柏文喜分析道。

在这种背景下,万达重启百货。

另外,与万达商管集团同时成立的还有集团证券事务中心,编制5人,领导职数1正1副。集团资本中心、证券事务中心工作由集团董事长直管。

此次万达的人士任命中,刘朝晖被任命为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分管集团资本中心、证劵事务中心。资料显示,刘朝晖,万达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同时也是万达商业董事,负责万达商业IPO。

这透露出万达商管成立的另一层使命。王健林也给万达商业提出了新的目标——从2017年到2025年,租金年均保持25%增速。“地产的PE也就10倍左右,但商业租金的PE是30倍甚至40倍。”他说。

一边是对香港资本市场的低估感到不忿而退市,另一边却是为了高PE转型。这说明,在王健林的思路里,商业地产的转型已经和重返A股形成了互通关系。从万达集团目前的产业来说,只有商管集团经营管理的业务更有可能上市,此次成立商管集团目的之一或为上市做准备。

转型艰难

不过,尽管万达对外表示已不再是地产公司,但从万达公开的数据来看,2016年,如按房地产合同收入口径计算,因主动调减600亿元房地产收入,万达集团收入同比减少13.9%。原因是公司转战娱乐业之际商业地产市场降温。根据万达公布的经营业绩,2016年万达集团服务业收入占比55%,历史上首次超过地产,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也大于地产。

因此在1月14日万达集团年会上,王健林对外宣布万达转型基本成功。他明确提出,不仅万达集团不是地产企业,万达商业也不再是地产企业了。

然而从数据来看,2016年,万达集团营业收入2549.8亿元中,电影产业收入391.9亿元,同比增长31.4%;体育产业收入64亿元,同比增长9%;旅游产业收入174.3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00%,同比增长37.1%;儿童娱乐收入5.2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03.4%,同比增长137.8%;万达金融集团收入213.5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27.7%。新兴产业虽然增速高企,但是核心利润来源还是地产。

此外,万达转型新业务还面临重重挑战。仅在3个多月时间内,王健林一度非常看重的万达金融集团和网络科技集团就有三名管理层人员离职。

2016年12月,万达金融集团副总裁兼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陆肖马离职;12月底,万达金融集团总裁助理兼万达保理有限公司与万达征信有限公司总经理嵇磊离职;2017年2月,万达飞凡信息公司CEO李进岭正式离职。

高层的变动最能反映一个公司的命运。飞凡三任经理人的变动反映公司可能是战略出了问题。抛开万达的光环,飞凡要想对抗阿里巴巴和京东商城在电商行业的位置,其简陋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金融领域,万达金融集团2016年收入213.5亿元,完成计划的127.7%,是各业务板块中超额完成计划最多的一部分。但与2015年工作报告中曾提出的种种设想相比,仍有差距。

首富今年几乎没有谈到金融部分,在万达官方的王健林发言稿中,“金融”两个字在总计一万多字的全文中仅出现两次——2016年业绩与2017年目标。

金融和互联网的新业务依然是任重而道远。首富期望依托的百货业,寒冬未散,整个行业都进入瓶颈期,未来能为转型的万达商管集团带来多少惊喜仍未可知。

“无论如何,万达向轻资产的转型应该说是战略方向选择正确,可以发挥万达的管理和技术优势,提升资产回报率进而提升万达的估值,这个是符合上市公司的市值管理要求的。从目前向轻资产转型的速度来看还是蛮快的,但是万达的资产体量过大,这一转型需要的时间会是比较长的,无论是存量调整还是增量调整,涉及的资产调整空间也会是非常大的规模。”柏文喜说。

本文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打印全文 责任编辑:zs35210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推荐视频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